十井三川

伞修周叶all叶吃吃吃:D

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

[叶修中心]少年去流浪

*前阵子学部文学社约稿墨迹了很久写出了这篇。实在是快一年没更新有点惨淡来充实一下(??

很空的内容。

哪个少年人心里,不曾有一个十五岁的叶修呢。

叶修是在十五岁的时候离家的。或许是耐不住家中严父的管教,或许一时叛逆心起,他拿上胞弟叶秋为出走准备的行囊。挥别尚未发觉的父母弟弟和陪他多年的狗狗,负着青年人的不羁梦想,带着永远沸腾的热血,一路南下、南下。

他做了我们穷极一生也不敢做的事。

过往的数个瞬间,远行的念头在脑海中醒来又睡去。那些个汹涌一时的理想被当作年少无知的猖狂,我们随着批评指点自己的事故人情一次次亲手将张扬的青春葬下。我们是笼中鸟,自以为自由却可怜又弱小。

然而叶修跳出了笼子。

可能有人要站出来说了,叶修不过是小说中虚构的人物,小说毕竟是小说,现实哪有那样简单美好。

我得说,说这话的人一定没有看过,也不曾试着了解过叶修的生活。

他在每个爱他追随他的人眼中绝不是书页上规规矩矩的方块字,他鲜活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,用他的十数年带给读者无数令人动容的瞬间。他也会黯然神伤,也会嬉笑怒骂;他会为了省钱过日子和苏沐秋一起啃方便面,抽烟赶工;他会为转让倾注两人心血的账号卡而双手发抖;他会不甘,会嘲讽,会弹钢琴,也会偶尔对女孩子发扬风度。

他自有他的一方世界。他活在那个世界里。

其次,尤为值得认可的一点,就在于它绝非这时流行泛滥的主流小说——男主叶修没有开挂没有吸妹体质。这使得全本小说内容较为贴近电竞圈真实状况。输赢胜负落在哪个俱乐部都有可能,叶修也不例外的会迎来起落,他也需要像个普通人那样为胜利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反思复盘。直到最后的冠军,他从来不一帆风顺。但叶修还是走过来了,一如联盟初建那三年创造王朝嘉世那样,无数次操纵战矛、无数次演算战局,适时的舍弃与放手一搏——他是这个领域当之无愧的神,他付出了与恣意的举止截然不同程度的努力。

登顶巅峰的时候,他点燃了我的热血。

我想,不管是十年、二十年,他还是那个十五岁的叶修,不老的少年心永远跳动在他略显单薄虚胖的身躯里。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叶修重返荣耀可能只是因为一时的不甘和倔强,他心里有个幼稚的少年在挥舞战矛,叫嚣着要他打回去,要他不顾一切的前进。就像他离家出走时那样。

当然,我们并不是在宣扬出走这是个多么崇高的行为,只是想讴歌那颗仍然在叶修胸腔里跳动、在你我胸腔中寂灭的自由的心。

单纯,张扬,倔强,勇敢。

一往直前。

细数叶修这个十年,最喜欢的还是他尚在流浪的十五岁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