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井三川

伞修周叶all叶吃吃吃:D

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

[伞修]缚妖录 章一(2)

*大量私设
*手机排版
*>订阅缚妖录标签<

        叶修睁眼时并未察觉身上有什么伤痛,只是灵力略有枯竭。环视四周,确定是自己的房间后又安然的放松下来,仰躺着,柔和了紧绷的颈部线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醒了?”苏沐秋的声音响在门边,传到阖着眼的叶修耳里,引得鼓膜震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沐橙给你熬了点粥,还有一碟小菜,饿了就坐起来吃点。”见叶修昏昏沉沉没有什么动静,复又张口,“还是需要我喂你,叶修大大?”言语间压抑着喉咙里的闷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是婆妈的那个……输出灵力感觉虚的厉害,果然是老了。”叶修无奈,掀开被角前倾着上身,从贴身口袋里捻了点烟叶,仔细放入烟斗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少抽些吧。”苏沐秋走近,然而言行不一的,用狐火帮他点燃了那些苦涩香芬的干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出去走走吗?看看如今的嘉世城。”吞吐着烟雾,叶修把烟斗朝窗外指了指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在叶修昏迷的时候,苏沐秋多少从兴欣众人那里听闻了些嘉世的事。尤其那个老板娘一副愤慨的样子,滔滔不绝的数落嘉世的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几十年间,还是个青年的叶修带着半大的小狐妖苏沐橙从狐山入世,凭和嘉世陶轩一纸合约成为嘉世城主力,提苏沐秋赠他的一杆名扬天下的却邪,荡平周边恶妖聚集地,声名渐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缚妖师门日渐繁荣昌盛,各地大能便联合起来建立了联盟。值得一提的是,联盟自成立起每年有两大盛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是每年年关在各城中某一城举行的荣耀新历庆祝活动。各门缚妖师可以拖家带口聚集在一处共度节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近年开始的每年初夏的联赛。由这个联赛的最终名次决定各城的地位声望。叶修与嘉世已经蝉联三冠,遗憾第四届杀出霸图,之后是微草蓝雨,后起之秀的轮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和他的嘉世被扯下了王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火星落到了久旱干燥的原野上,分秒燎原。叶修不行了。这样的话从角落里传出来,人们交换眼神,低声议论,一传十十传百,流言瘟疫一般蔓延开来,无声抨击风暴中心的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不在意。
         至少表面看起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嘉世的缚妖师们已经不能够隐忍。陶轩不满于叶修拒绝从城中百姓处收受利益的举动,看不得他的无动于衷。诸如刘皓这类人亦看腻了斗神嘲讽的嘴脸,他们不甘被斗神万丈光芒后的阴影笼罩,不愿屈居人下,于是他们阴谋把叶修拉下去,推到泥潭里,恨不得他落个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还是抽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果说这话时,心里多少有点庆幸,庆幸她所仰慕的斗神得以离开不复当年纯净的嘉世。又掺着些她对于曾经向往的嘉世凉了人心的举动的悲哀感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修究竟是因为什么离开,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,苏沐橙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垂眼看着陈果摆在他面前的清茶上漂浮颤抖的碎叶,略作沉吟,笑着将话头引到了叶修退出嘉世后的经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果目光一滞,脸色却是变得古怪起来。想来惭愧,叶修离开嘉世,就近入住了嘉世对面陈果的酒馆,也就是兴欣的前身,并在此谋了个帮工的活计,包吃住,薪金不高,烟钱足够的水平。陈果对这位新伙计的态度说不上好但也算不得坏,实在是叶修言语犀利,并自带嘲讽脸加持,对敌方的心灵有持续伤害,却无奈叶修这人说的话虽不中听,但都是无法反驳的真话,每句都堵得人无话可说同时也无法对他发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之叶修不甚在意,酒馆条件稍次,总之种种原因下,陈果并没用对斗神应有的礼遇招待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也不怪她。说来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位斗神的庐山真面目,联赛、缚妖时叶修总带着半张银制面具,更添几分神秘。至于不露面貌的缘由,就不大有人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这边走。”叶修背上布包里装着千机伞,引着半悬在空里的苏沐秋在闹市人群中穿行。他脸上未戴斗神标志性的面具,但一身缚妖师的打扮使得周遭民众自觉同他保持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的灵体常人看不见,于是一边跟着叶修,一边被人穿过身体,苏大大的面部表情已经有点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嘉世所作所为不得人心,但不得不承认,这座底蕴丰厚的城池多少年来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,第一城的名号算不得辱没。时至今日依然有大量民众死心塌地的追随,期待嘉世在新门主带领下重振昔日雄风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日薄西山,叶修带苏沐秋在城中绕了小半圈,在老茶馆、廊桥、小吃作坊等处都略作停留。几乎未入世的狐妖对这些有烟火气的地界总保持旺盛的好奇心,尾巴尖在衣摆下微晃着,直到远望见兴欣的飞檐才感知到灵力流失的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毫不遮掩的注视着叶修眯眼休憩时的侧脸,在兴欣屋顶的旧瓦上落下,盘坐在叶修身旁,静默一会儿,忽然就想起了陈果提及的收留叶修的事。斗神在酒馆做伙计,苏沐秋觉得嘲讽力满满的叶修那时一定很滑稽。脑内构想着,嘴上把不住关已经低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侧眼看他,“偷窥呢苏大大?被哥迷倒已经在为能服侍我而感到开心了吗?”说着这样的话,面色不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嘁,少来!该谁服侍谁啊混蛋!”苏沐秋低头对上仰躺的叶修,嘴炮还击就差比个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到傍晚湿气重了些,兴欣门前的灯笼已经被乔一帆逐个点亮了,点到飞檐上挂的灯笼时,抬眼正看见自家两位前辈在屋顶准备数星星。后辈礼貌心善的送上了两瓷杯热茶,嘱咐叶修和苏沐秋一会儿记得下去和大家一起吃晚饭,再就一语不发的离开,把地方腾给了余下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中瓷杯里浅色的茶水还打着旋,温热的水汽逸散在两人中间,叶修脸上平添几分湿意,抿一口茶水润湿微干的上唇,再看那些水汽已淡了许多,而苏沐秋,不知道已经看了叶修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,谁也不避开对方的目光,苏沐秋到底是错过了叶修这百年,叶修的眼里比年少时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他也觉察不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苏沐秋嘴唇翕动,叶修才后知后觉的由大脑处理理解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离开了嘉世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转茶杯的手顿了顿,“没什么,你也知道了嘉世这些年成绩不好,内部想换换新鲜血液而已。”说完不着痕迹的瞟苏沐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不应声,仍直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修剪光滑的指甲来回刮蹭杯子上的花纹突起,叶修似乎是为想抽烟又没法把杯子放在歪斜的屋顶腾不出手而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依然坚持。叶修长叹最后还是败下阵来。“真的没什么……你可能听老板娘说了,嘉世这些年确实境况不好,你也知道我不能给门内创造更多收入,陶轩他多少会在意,再加上其他人对我也有些不满……”叶修扯嘴角笑,“沐秋,已经百年了。虽然很俗不过还是要说,时间过得真快。那时候真没想到你还能出现在我面前,不过既然你回来,”叶修嚼碎口中的茶叶,觉不出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希望能让你看到一个理想的缚妖师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苏沐秋觉得自己现在不太好。而叶修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话带了什么特殊意味,这使得苏沐秋几乎红了耳朵尖,尾巴像狗一样摇的欢快。简直像春心萌动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在旁边看苏沐秋脸色变化,挑眉刚想说些什么,却见苏沐秋倏忽间神色凛然,心知城中有变。

      “东边沿海。有相当程度的异动。”妖生来强大的感知令苏沐秋先行确认了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提起手边银白的伞,“走吧,干活了。”

———
 *伞哥耳朵尖能不能红不要纠结!这节有点无聊能看完太感谢
 *剪短发被自己丑哭但还是更新好励志啊:D

评论(8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