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井三川

伞修周叶all叶吃吃吃:D

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

[伞修]缚妖录 章一(1)

*大量私设

*第一次写长篇连载请多包涵:D

章一   兴欣

     乱了。

    方锐背着单薄的行囊踏入嘉世城门,抬眼,入目的城中央的高大建筑便让他吃了一惊。“那家伙,凭一己之力已经把嘉世建设成如此规模了吗……”那他究竟何故另立新门?

     “方锐前辈?”不及方锐深思,城门前久立的青年叫住他。待他转身,那青年对着他的脸,又看看手中的纸卷——大约是画像——确认无误后点头向他示意。“前辈你好,我叫乔一帆,叶修前辈要我来带你去兴欣,请这边走。”方锐愣了愣,抬脚跟上。凝神后才注意到总有路人视线往这边瞟。因风尘仆仆赶路而来,他形象颇有些狼狈,不过也顾不上多想。

      兴欣。他反复念着这两字,又注意起面前几步的这个青年身周凝实的灵力——这决定了缚妖师的能力高低。从微草出走到叶修门下刚刚崭露头角的小阵鬼,他听说过,此外,还有几个没听过名号但经叶修教导展现才能的新人,他们只跟着叶修一人便敢在这嘉世主城内立门,真是好胆量。之后是……传闻近日以来,嘉世主力之一的狐妖苏沐橙,在叶修离开后也有些蠢蠢欲动。叶修啊叶修,你究竟在盘算什么?

  
       洪荒年代,人类为抵抗群妖自成部落。文明发展,高墙城门渐起,遂成城池。然而妖修千百年能化形,人类的体形与妖的力量对城中人又成威胁。少数人不甘如此,四处探险寻访,终于觅得修炼人类自身灵力之法,炼得器、符,收服为祸作乱的妖。这些人类便是缚妖师,他们聚集于大城池的主城,震慑周边妖怪,远强于普通人类,寿命比妖也差不多少。

      然而并非所有的妖都对人类怀有恶意。它们多数散居山林湖海,部分同族聚居,更有少数愿与日益发展强大的人类缚妖师交好,助其击溃祸妖。

      苏沐橙便是这少数妖之一。

      没人知道她是何时出现在斗神叶修身边的,只知道她似乎出身于嘉世城东的深山。那里自古便传言有着天生妖力浑厚高超的狐妖,却少有人敢冒险一探虚实。

      后来,如同世人们说道的那样,斗神入了嘉世,并在伊始的几十年间带领嘉世一往直前的发展,缔造了一个传奇、一个王朝。只是不知为何,在近年其他诸城崛起的时候,嘉世默默的衰败了。坊间流言渐起,人们低声议论着斗神的不是,妖们闻得风声,更不把嘉世放在眼里,在角落作乱、恣意妄为……

      之后,震惊人间界的消息传到了各城——斗神出走,另立新门于嘉世城中!

    
     “所以你是认真的?可别把我骗来只压榨劳动力啊!”方锐挑眉看着叶修,眼神却不如言语那般轻佻。

     “是。兴欣成立不久,确实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,所以才找你过来帮忙,你也正想找个新的安身之地吧。”把玩着烟叶,叶修也不看他,起身示意乔一帆带方锐去安顿,便要出门,临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,不停留的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看着他渐小的背影方锐这才注意到有些异样,“咦?却邪怎么没带在身上?”

    “……留在嘉世了,”陈果道,“留给嘉世的新战法孙翔,作为交换,沐橙在三年后即可离开那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不过堂堂斗神没有缚妖的银装可不行……”


-嘉世狐山-

     “这边!”苏沐橙站在树荫下远远看见叶修慢吞吞的向这边走,招了招手,那人却还是一副不紧不慢天塌了与我何干的模样。百年前*那场变故后就是如此,他尽心竭力的扮演好哥哥的角色,并长久的把那些阴沉压抑的雾霭埋在心底,表面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  林中的岁月像是迟滞的。两人都默契的不言语,只闻得干脆的落叶被碾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 “百年又三个月,”苏沐橙驻足在一间破旧潮湿的木屋前,放一星狐火燃尽了门前叶,“已经过了这么久了。”轻推开门,她侧身让了让,使得身后的叶修能够看见屋内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熹微的阳光透过头顶的枝叶碎碎落入木屋。叶修微眯着眼,看着空气中的细小尘埃随气流缓慢慵懒的流转,心神有些恍惚。屋中人背对着他,埋首摆弄着什么。叶修心神受了牵引,放轻步子走到他背后,垂眼所见,那双往日里造出无数奇巧器械银装的灵巧的手,正调试着一把纯白的造型奇特的伞,手边还有数张画着相同符文的草稿纸,以及未动一笔的黄符。

     “沐橙,”叶修退到门口,轻声叫正蹲在侧边摆弄花草的苏沐橙,待她抬头望向自己,才复又张口,“帮你哥去买点朱砂吧,可能会用得到。”苏沐橙闻言起身,意味不明的笑着深深看了他一眼,应声转身。呆愣了一会,探手摸了摸腰包,似是确认有足够的钱了,又轻哼着破碎的曲调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叶修笑着看她走远,旋身倚在门边,静候许久不见仍醉心研究的少年人停下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……好久。叶修模模糊糊的想着,脑袋一低一低就要睡在原地。“咦?朱砂用完了啊。”听到他这么说着,然后微松一口气,起身离开桌子时带动了发潮老旧的木椅,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。“叶修?”他伸手在叶修眼前晃,晃出白色的晕影,叶修抬抬眼皮,正和他对上眼。“啊,结束了啊。好久不见,苏沐秋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总之我现在是妖不妖鬼不鬼的状态,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触碰实物的。”还是少年模样的苏沐秋悬在空里——真是悬在空里了。叶修才刚刚注意到,他的白色外衫垂到脚踝处就变得有些透明了,然后再向下与环境同化,真的是游灵一般。“但如你所见还可以修理武器,像这样汇聚我剩余的灵力在身体的局部,就可以碰到……”苏沐秋还是笑着,好像这悲惨情状说的不是他一样。说着,便向叶修探出手,而叶修却还呆呆愣在床板边,看他靠近的毫无血色的指尖,和与从前别无二致的指腹上薄薄的茧,直到那只手把他的左耳垂揉捏的发红,才回神狠瞪了苏沐秋一眼。

    “抱歉现在才来看你,”叶修看着眼前人,张口才发觉自己有一会儿没说话,声音低哑,“沐橙应该和你说了,我离开嘉世,立了新门。你修养百年才化出形态,长久呆在这里一定会因为灵力枯竭消散的,附在我的银武上成为器灵吧,沐秋,我来供给你灵力。至于肉|身我会帮你想办法。哦对了,却邪没能拿出来,新调试好的千机伞不介意给我用吧。”语调上扬,他起身理了理衣物下摆,取过千机伞腕上使力,伞面咔嗒翻折向上,伞骨折成矛尖,赫然一柄战矛。

     “银武的流纹还没有完成,正好你手稳,交给你了。”苏沐秋递过雕刀,硬让叶修坐下,敛了心神便伸手向他示意纹路的造型指向。指尖沿伞骨一路向下,叶修捏着刀顺指尖所过之处沉稳顺畅的刻下凹陷,默契一如当年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苏沐橙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。这让丫头想起久远到快要碎在大风里的过往,哥哥们也是这样没日没夜的研制交流缚妖师的武器手段,困倦了就在屋前下狠手练一场,两人水平相当,不过还是叶修胜的多些,哥哥因为这个也苦恼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待到那两人同时直身舒一口气,苏沐橙才从回忆的漩涡里挣扎苏醒。“完成了吗?我带了点小吃回来,还有果果下午留给你的点心。”一样一样数出来,把一纸包朱砂放在工作用的木桌角,苏沐橙忽地立住,“结契要在什么时候进行?”“唔,就现在吧,”叶修往嘴里塞下一块点心,“时间久了对你哥不好,沐橙你在门口这边护一下就可以。”偷扯过洗得发白的旧桌布抹了抹手,就招呼苏沐秋到木板床上盘膝坐好。“沐橙小心一点哦!”苏沐秋不忘叮嘱,看到妹妹背身挥挥手才放心。

     “要开始了啊。”“少罗罗嗦嗦的,叶修你上岁数了么!”叶修被噎也不多言语了,抬起那只漂亮干净的右手凑到嘴边,张口用微微尖锐的虎牙刺破皮肤,血珠便从伤口处一点点渗出来,少许擦抹在淡粉的指甲上。叶修垂眼在两人中间的空处用指尖精血画符阵,苏沐秋的目光追随那只手,眼里带着点虔诚。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听说过与灵体结契的先例,不过多输出一点灵力总归没错,苏大大你注意吸收一下我血里的这部分,应该对结契有帮助……”话末声音戛然而止,叶修瞳孔微缩,看着对边的苏沐秋拉过刚刚受到创伤的手指用衣袖擦拭,抹去了半干的血渍,然后探出舌尖,从修剪平整的指甲顶端打着旋舔至伤处,舌苔的突起与指腹的纹路契合,湿热的气息呼在那里,无端让叶修心悸。

      被大肆解放的灵力随叶修的情绪变化颤动,再融到苏沐秋体内,使得苏沐秋的形态凝实许多。阵中光华大盛,空气嗡鸣,流光星星点点围绕在千机伞、叶修、苏沐秋中间,映过叶修额角薄汗,飞掠过苏沐橙清凉的发尾,在狐山上空散作飞絮,被嘉世城中人看在眼底。

      契成。

      苏沐秋久违的感受到体内充盈的灵力,它们来自另一个人。这个认知让苏沐秋有些愉悦。迷蒙间肩上一沉,叶修却已昏睡过去,轻浅的呼吸喷到颈窝里,苏沐秋不由叹息。

      这日的异象成为嘉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再后来变作富有传奇浪漫色彩的传说。

      城中人切实感受到,要变天了。

— — —

*考虑到伞哥休养至少百年才比较合乎常理(?),所以对缚妖师的年龄做了上文中的设定,这里也是为了完善逻辑ovO

*手机排版排哭@_@

评论(6)

热度(11)